我搞到真的了

想求巍澜校园文啊啊啊啊啊啊啊     谁有推荐 救救文荒吧  求求大家了

有小可爱在吗!我想求一下凯千的金主文  自从青青大大退圈我就找不到那个总结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想看长篇 有没有小可爱给我推荐一下呀  文荒😞😞😞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

罐装青岛啤酒:


中国现阶段不配有任何以反抗、斗争、批判、颠覆、消解、暴力、性、死亡为精神内核的文化及其艺术表现形式。一旦这样的文化浮上地面,不管其曝光于大众视野范围内的作品质量如何,不管所谓的创作者们是否真正领会了自身代表的文化及其内涵,也不管他们在摸索的道路上会否失控、撞车、走上岔路,我们永远只会以一个统一标准来衡量所有——所有包括人、作品和精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十四字箴言。而对所有不符合二十四字箴言的人和作品,我们都会自动自发地集体呼吁把他们和它们全都封杀掉,以正视听。

是的,是的,你可以认为人是垃圾,作品也垃圾,自我认识不清模仿拙劣还没摸到命门;你可以发起一个有关“XX文化内核”的讨论,看看其他人的答案都是些什么;你也可以直接甩一句“太低级了我不喜欢”,然后默默吃瓜。但是“不想看到有关此人的新闻,封杀吧”、“支持封杀!简直在荼毒祖国的花朵”(摘自新华网官微热门评论)这种话,一旦这样的言论汇集成声浪,它就成为了一种集体对个人的迫害,性质恶劣,难以挽回。

当局要想封杀一个人,让你看不到他的戏、听不见他的声音,实在太简单了,一纸通知下发各级单位,从此所有对外发行窗口全部堵死,什么时候开禁看它心情。你若能从中体会到那么一丝丝恐惧,对于文化审查的恐惧、对于国家机器的恐惧,你就不要披着所谓“仗义执言”的皮去为它摇旗呐喊。本来国家政治对文化的干预已经到了一种堪称腐蚀的地步,禁止的东西越来越多,留下的空地越来越少,还有这么一群人主动要求它再封一个、再缩一点,并自诩为正义的化身——没有记忆就算了,连该有的警觉都没有,不怪人家把你当猪宰。

尽管这句话已经被说烂了,但它值得被再强调一万遍,那就是判断一切艺术形式、文化潮流、文艺作品是否有价值的唯一标准只有时间、时间、时间。时间会帮你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时间会保留一切值得讨论的、筛除一切不值一提的。
而社会对所有或主流或边缘的文化应当具备的态度和心胸是什么?
圆融开阔,兼收并蓄。
当它放弃这种态度、决意只留下一种所谓正确的声音,并一次又一次杀鸡给猴看的时候,你若不保持警惕还拍手叫好,甚至主动要求它表演杀鸡,就因为这鸡叫声比较畸形——说真的,你是不是还没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是个被圈养在笼子里的鸡?

以上,我保持了极大的克制没有骂人,下面是骂人的部分。

我懒得替部分艺人的智商/从业水平/道德水准辩护,我他妈被这一小撮偶尔荒谬经常糊涂的人类气得也不轻。但是若对他们作品的指责、批评变异为呼吁对他们本人进行封杀,我就要跳起来封杀你妈逼了。封杀是个什么动作,背后是个什么性质,体现你内心什么诉求,这他妈是能随便拿出来呼吁的东西吗?这是能习以为常的事情吗?

我能呼吁把你妈的逼缝起来让你憋死娘胎吗?
我不能。
为什么不能?
因为尽管你有极大可能长成一个惊天大傻逼,我也要捍卫你选择成为一个傻逼的权利,然后我们站在一个平等的立场上互相辱骂,that's all.

我要是得了乳腺癌,都是今时今日被他妈这群头拱地嗷嗷叫的傻逼给气出来的,一群群的不是个东西。

   是否有一天民众变成傻子   权威就满意了。

罐装青岛啤酒:


下面有请桥头发言。

。:

话能不能听也得分谁说,新华网说别人不尊重“行业与观众”——

你也配?

音乐人有没有资格上舞台只看作品,beat不行flow不炸都可以认,可这跟“爱与和平”有个鸡毛关系?什么是爱哪儿有和平?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你说了算是吗?凭什么?就凭你名正言顺愿意自断双腿?

嘻哈招你惹你了?吃你家大米了还是侮辱你家妇女了?你家大米你可以自己去要,你家妇女的事情永远是你家妇女自己的事情,轮不着你强行出镜就别在这儿借题发挥。

口径一如既往是钱权双响炮,姿势丑陋勇气来凑,隔着网线这朽臭味儿大得能掀人个跟头,小算盘打得溜溜儿响,分分钟一出dj红歌社会摇。要么都说越是优秀的同志越是辛苦,身处“机关”沾不上脏活儿累活儿,干的事儿却比谁都脏,上赶着摇旗呐喊比谁都累。

任谁都活不过二十一世纪,耻辱柱上早就预留席位,总会时过早晚境迁,在座各位一个都跑不了。

可别他妈点名了,你奶奶的比谁都他妈恶心。

——
今儿晚上又回去看了《嘻哈》和《川渝陷阱》,一个原本牛逼的音乐人为了活命而不得不收敛自己的牛逼,一个具有牛逼潜质的准音乐人为了活命不得不抹杀自己升级的可能性,这些都是大巴掌,打的是我们所有人,自诩正义,对“损失”极为敏感而又对“恶”毫无戒备的“道德人类”。

收敛抑或被迫收敛,阴三儿的事儿还有人记得。现在的pgone有走向牛逼的潜质,耻辱的是倘若他被扼杀,起因不是他被艺术抛弃,或他抛弃艺术,而是在他尚未给出答案之际,公权力就消解了他的话语权,只因为他不会按它的规矩办事。

换汤不换药,我们以为发出了声音的人从未发出太多声音,因为mic不在MC的手里,而在满街标语滚动二十四字背后那东西的手里。而除它以外的每一个人,你我他模糊发出的那些声音究竟是乐音还是杂音,我们无权决定,全凭它一声令下。

在一个没有人道的环境当中,任何人都会变成符号被归纳、被计算、被提取、被消除,或早或晚。

——

谠晸宣传口的水平不能说明谠的水平,只能反映国家公民在谠眼里应该具有的水平。

那么问题来了,谠媒日复一日犯蠢究竟是谁的锅:)

科科。

方廖廖廖廖廖:

这是我自己工作室的淘宝店
现在有我们原创的帆布包红包徽章三合一礼包在售
59包邮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卖的不太理想
请大家进去看看,如果喜欢并且有能力支付的话,也拜托大家考虑一下这个

原创的路不太好走
靠爱发电我可以
但是我不想让我们工作室的其他成员也得不到任何回报

非常感谢
感谢点赞转发
❤️

求推百万大手    求推百万文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